当过储君、4岁南征北战的长子褚英,为什么会被父亲努尔哈赤处死

mbti 0 42

1615年,56岁努尔哈赤打算自立为王,需要大量兵权。他想起被囚2年的长子,下了一道命令:处死。

此时,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已经被关押了2年。

在监狱里,他安分守己,静心思过,等着父亲回心转意的一天。

然而,8月22日这天,他终于等来了父亲的旨意。

他满心欢喜地接旨,可等来的,却是一道处死的命令。

35岁的褚英瘫坐在地上,他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依稀听见来人说什么“不思悔改”“送你上路”……

他实在不明白,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为何会变得如此绝情?

褚英是努尔哈赤的长子,他4岁跟随父亲南征北战,19岁一战成名,被封为贝勒。29岁那年,他被父亲钦点为储君,可没当几个月,就被拽了下来,自此开始了闭门思过之旅。

在监狱中的褚英,绝望抬头,盯着高墙上那一扇小窗户,实在想不明白,这2年自己安分守己,为何还是落得一个被赐死的结局?

他想不明白,这一切,只是因为权谋二字,迷人眼。

和世界告别之前,褚英认真地回顾了自己的一生,才发现,他一直以为的父爱,或许,都只是一场虚幻的美梦。

幼年时,仰望他的枭雄父亲

第一次出征,褚英还只有4岁。

这一年,他的父亲努尔哈赤,被明朝官方任命为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主要任务是对建州进行兼并统一之战。

他是努尔哈赤的长子,年幼丧母,因此,一直跟着父亲的军队南征北战。

部落兼并战争,算得上另类的同胞相斗。

除了战场上的算计,褚英和父亲还会经常遭遇暗杀。

在褚英的童年记忆里,刺客总是出其不意地出现,而他和弟弟妹妹就会被父亲眼疾手快塞进柜板地下,然后父亲独自去迎战。

褚英的年纪最大,是大哥哥,他会透过柜板的缝隙,看着父亲和刺客交斗的场面。

在褚英心中,此时的父亲,就是个大英雄,会保护自己,也会为了梦想而努力。

此时的褚英,暗下决心,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也要和父亲并肩作战。

5年后,努尔哈赤征服了建州五部,但战争并未停止,他还想要统一女真。

9岁的褚英便继续跟着父亲征战游走。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刀光剑影、杀伐决断的环境中,褚英练就了一身武艺,性格也非常刚毅。

他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死,只想做个像父亲一样的人。

少年功成名就,被推上储君位

19岁那年,努尔哈赤让褚英讨伐安楚拉库。

这是褚英第一次独立带兵打仗。

他表现得非常勇敢,速战速决,大获全胜。

回去之后,努尔哈赤册封他为洪巴图鲁,给了他贝勒的封号。

褚英很开心,他看到了父亲的赞许,也看到一个君王对自己的满意。

自此以后,他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使命,开始四处征战,独当一面。他的父亲努尔哈赤,也很放心地把大部分战役都交给儿子指挥。

褚英的军事天赋很强,他总能给努尔哈赤带来惊喜。

乌碣岩大战后,努尔哈赤赐予褚英“阿尔哈图图门”的称号,这个称号翻译过来,就是足智多谋的意思。

不知不觉间,褚英军功加身,也有了自己的亲信和军队。

他发现,父亲的野心,远远不止女真部落这么简单。

从表面上看,努尔哈赤还在向明朝称臣,但实际上,他已经生出了别的野心。

后来,军中开始盛传“努尔哈赤后继有人”,身为长子、又军功赫赫的褚英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恰好,此时,努尔哈赤也认为,自己已经五十来岁,应该培养一下接班人。

他有很多个儿子,也都骁勇善战,但褚英是长子,理应先培养他。

就这样,29岁的褚英被推上了储位,开始处理国家大事。

这个命令一出,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努尔哈赤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要测试一下儿子的能力,自然是稳如泰山。

建州百姓们,深知褚英的军功,都欢欣鼓舞,认为他们有了一个威武勇敢的首领。

褚英的部下和幕僚们,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这简直代表着他们即将拥有建州乃至女真的天下。

可五大臣和四个贝勒,明显就不开心了。

五大臣,是努尔哈赤最宠信的臣子。四个贝勒是当时满洲贵族四大势力集团的首领,其中三个是努尔哈赤的儿子。

这9个人凑在一起,基本相当于努尔哈赤的支柱。

他们认为,褚英功高自负、凶狠残暴,根本没有半点仁义之心。

如果让他当上首领,那其他人都没好果子吃。

于是,褚英的命运开始了急转直下。

遭到弹劾,闭门思过

就在褚英登上储位后不久,五大臣和四贝勒就联合起来,向努尔哈赤告发了褚英。

这告发的方式也非常具有戏剧性。

一开始,这9人气冲冲跑到努尔哈赤那里,一人说了一通。

努尔哈赤表示:我不相信你们口头发言,我要证据,要书面材料。

于是,他们9个人就各自将自己说出来的话,写成了书面材料,基本相当于检举信。

有的举报褚英挑拨离间,有的举报褚英抢走弟弟们的财物、马匹。

四弟、五大臣以议后告汗。汗曰:“尔等若以此言口头告吾,吾焉能记,可书写呈来。”四弟、五大臣将被虐情形各写一书,呈奏于汗。(取自《满文老档》(译文))

努尔哈赤看完后,拿着这一堆材料就找到了褚英,要他说明情况。

努尔哈赤还明确告诉褚英:你可以争辩,允许你否认。

褚英看到这堆材料,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自己这是被四贝勒和五大臣告状了呀!

但他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气哄哄地就和努尔哈赤说:“无可辩驳,都是我做的!”

努尔哈赤看着褚英理直气壮的模样,气疯了:“让你掌国政,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弟弟们,这样对待有功的五大臣吗?”

汗持其书,谓长子曰:“此系汝四弟、五大臣劾汝过恶之书矣,汝阅之。长子,汝若自以为是,亦可上书辩驳。”长子答曰:“我无言可辩。”(取自《满文老档》(译文))

左右权衡之下,褚英被努尔哈赤下令“闭门思过”。

这期间,褚英基本上不能参加任何战争。

褚英心里很憋屈。

他的心理活动或许是这样的:我的军功这么多,偶尔抢点东西又怎么样,将来这建州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只不过是在提前享用。这9个人,居然还联合起来搞我,等以后有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思过期间搞诅咒,被幽禁

闭门思过期间,褚英的部下们经常过来看他,向他通报外面的局势,时不时还会添油加醋一番:“你的弟弟们军功就要超过你了”“努尔哈赤已经不信任你了”……

一开始,褚英还不太搭理这些部下们,也并不相信父亲会放弃自己。

后来,接连好几次大战,努尔哈赤都没有让褚英参加。

褚英对父亲的信任,也开始动摇。

这一次,部下为他带来消息,努尔哈赤又要带着弟弟们出征乌拉了,褚英再也忍不住了。

在部下的挑唆下,他开始焚香祷告,祈祷作战失利、出兵失败、弟弟们都回不了城……

在褚英的心中,或许,只有失败的战争,才能让父亲想起自己,重新启用自己。

然而,他错了。

他在家里做的所有“糊涂事”,都被传到了努尔哈赤的耳朵里。

此前,褚英欺负四大贝勒和五大臣,努尔哈赤可以当做他不懂事,是性格缺陷。可现在,褚英居然不思悔改,祈祷战败,这不就和“谋反”没有区别么?

于是,努尔哈赤当即将褚英幽禁在高墙之中。

等了两年,等来了处死的诏书

被囚禁的这段时间,褚英想了很多。

他的储位,就只当了几个月,有负父亲的信任;

在闭门思过期间,他做了女真族最忌惮的祈祷行为,也有负父亲的信任;

但幸好,父亲没有很严厉的惩罚自己。

他只是被关押了起来,他应该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于是,这一次,在高墙之中,褚英格外乖巧,安分守己。

他反思了自己的错误,也不再盛气凌人,他等待着父亲原谅自己的这一天。

然而,在1615年8月22日,褚英的梦破碎了。

他在高墙里,毫无预兆地等来了一则处死诏书。

在外界看来,努尔哈赤对褚英,已经仁至义尽。

他一直在包容这个儿子,先是闭门思过,然后才是幽禁,最终才将他处死。

这是努尔哈赤在父亲和大汗这两个角色中,平衡的结果。

可在褚英看来,这或许是世界上最大的残忍。

父亲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改过的机会,如今,他已经安分守己了2年,怎么突然就要被处死了呢?

在生命的最后,褚英忽然有些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处死自己了。

或许,这件事,和自己乖不乖,没有太大的关系。

或许,这件事,和自己经袒护叔叔舒尔哈齐,有很大的关系。

当过储君、4岁南征北战的长子褚英,为什么会被父亲努尔哈赤处死

又或许,这件事,和自己曾经和明朝使者密探,有很大的关系……

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褚英没有机会继续想明白了,因为,执行死刑的人已经到了。

但后世的我们,依然可以掰开史书,细看褚英的36年人生,来寻找他被父亲处死的真正原因。

到底是什么事,促使努尔哈赤一定要处死这个4岁就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儿子呢?

我认为,以下几个因素占了大比重。

其一,褚英的不知悔改,让努尔哈赤伤透了心。

褚英是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最早开始跟着他征战的孩子。

努尔哈赤对他真的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他愧疚于没有给孩子安稳童年,也希望他能够子承父业。

当过储君、4岁南征北战的长子褚英,为什么会被父亲努尔哈赤处死

因此,在成长过程中,努尔哈赤不断给儿子军权和地位,一步步培养起他对权力的渴望。

可或许是教育方式出现了问题,长大后的褚英,在战场上确实英姿飒爽,可在生活中,却非常霸道蛮横。

他不明白,当储君,除了会打仗外,还必须要有驭人的本事。

努尔哈赤引导过很多次,可儿子却还是任由性子做事。

当褚英成为储君后,努尔哈赤越发明白,他可能当不好下一任继承者。

最终,他开始限制儿子,要求他闭门思过,算是变相夺去了他的储位。

委屈的褚英不明白父亲的苦心。

他只知道,坐了几个月的储君之位,他居然连打仗都不能参与了。

于是,焦虑不安的他,才开始在家里点香祷告,可这是女真族最无法接受的。

在当时,祈祷“战事失利”,无异于谋反之罪。

正如翻译过来的《满文档案》所写:

“顾虑长子的存在,会败坏国家。若是怜惜一个儿子,将会危及大国、众子及大臣们。因此,因此,于乙卯年淑勒昆都仑汗(努尔哈赤)五十七岁长子三十六多岁的八月二十二日,下了最大的决心,将长子处死。”

当过储君、4岁南征北战的长子褚英,为什么会被父亲努尔哈赤处死

或许,努尔哈赤处死褚英,是一个父亲最大的无奈,也是他身为大汗必须做的。

其二,褚英和努尔哈赤的政治立场,存在冲突。

从征战建州,到收服女真,努尔哈赤的野心渐渐变大,他已经有了反叛明朝的心思。

表面上向明朝臣服,实际上正在扩大自己的势力,等待反扑。

这一点,和褚英的政见刚好相反,褚英认为,应该继续臣服明朝。

因此,当同样支持臣服明朝的叔叔舒尔哈齐,被努尔哈赤逮捕、赐死的时候,褚英拼命求情,希望努尔哈赤网开一面。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努尔哈赤不再信任自己的长子。

毕竟,一个和自己意见相左的儿子,如何能当自己的继承人?

而更过分的是,后来褚英赴广宁拜会明辽东总兵张承胤,暗中将父亲努尔哈赤要反叛明朝的心思,告诉了张承胤。

只可惜,张承胤把这个消息完全当做了笑话。

《国榷》:初,努尔哈赤子红把兔尝饮承胤所,曰:“父志不小,屡谏不入。万一南向,大将军计将安出?”承胤盛称汉威德,笑而去。亡何难作。

褚英的这次“告密”,基本以失败告终。

明朝官方对这个消息不在意,可努尔哈赤能不知道吗?

以努尔哈赤的政治能力,就算他不知道具体细节,也大概清楚褚英去做了什么。

这个时候,别说亲儿子了,就是自己老爹,恐怕努尔哈赤也无法忍受了。

他必须要除掉褚英,因为,这是他称霸路上最大的炸弹之一。

其三,努尔哈赤准备建国,需要褚英手下的势力和军队。

1615年,努尔哈赤下令杀褚英时,已经囚禁了他两年多了。

褚英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为何偏偏就被处死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1615年,是个很特殊的年份,是努尔哈赤准备自立为王的关键时期。

在此之前,努尔哈赤表面上臣服明朝,看起来是个非常老实的臣子。

可到1615年时,他已经基本占领了大部分的女真部落,势力不断扩大,可以准备自立为王,开始建国了。

建国,就需要足够稳当的势力。

因此,努尔哈赤必须最大限度把所有的兵权、政权全部集中到自己一个人手里。

此时,有2股势力是他的威胁。

一股,是已经被他收服的亲弟弟舒尔哈齐的兵权;

另一股,就是长子褚英的兵权。

为了彻底收服儿子手里的部队,努尔哈赤必须要杀掉长子,让他的手下群龙无首。

也只有这样,此前褚英的人,才能以最忠心的姿态,成为努尔哈赤的人。

而史书上也明确记载了,1616年,也就是褚英死后的第二年,努尔哈赤建立了后金,成为后金大汗,不加掩饰地开始与明廷对着干。

由此可知,我认为,努尔哈赤之所以要处死从小跟着自己南征北战的儿子,压根不是什么忍无可忍,而是利益权衡。

无论褚英是仁义还是暴虐,不管有没有五大臣和四贝勒的告发,褚英的结局都不会改变。

只是可怜了褚英,自小就把父亲当成偶像,一直到命运的最后,他都想不明白,所谓的父子之情,敌不过理想抱负的野心。

我想,就算褚英再活一次,他可能也想不明白吧。

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