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活动调节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的关系 | 社论前沿

mbti 0 13

编者按:

本期推送的是日本学者 Yoshida等2021年在Geriatrics and Gerontology International期刊上发表的文章Leisure activity moder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iving alone and mental health among Japanese older adults。 由于独居与不良的心理健康有关,在这种关系中寻求一个缓和因素可能有助于提高独居老人的生活质量。因此,本研究考察了休闲活动对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研究结果表明,休闲活动缓解了独居老年人的不良心理健康状况。因此,干预措施应鼓励独居的老年人从事休闲活动,以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

这是社论前沿第S3197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引言

社会隔离是一个世界性的公共卫生问题。独居是社会隔离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许多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近年来,在日本,老年人的生活安排一直在改变;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的老年人比例有所下降,独居或与配偶一起生活的老年人数量有所增加。这不仅在日本,而且在全球都是一种趋势,预计这种趋势将在未来继续并增加。

独居是老年人的社会和医疗问题。先前的一项研究表明,独居者患残疾的可能性更大,死亡率也更高。此外,有一些研究表明独居与老年人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先前的一项研究表明,独居的人比同居的人有更高的抑郁症状。另一项纵向研究表明,独居男性比有配偶的男性更容易出现抑郁症状。反过来,心理健康是老年人功能下降和死亡的危险因素。先前的研究表明,抑郁症是社区老年人随后功能能力下降以及死亡率增加的危险因素。心理健康是老年人独立的一个关键因素,为独居老年人心理健康困难制定对策是一个重要的医疗和公共卫生问题。

休闲活动调节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的关系 | 社论前沿

如上所述,由于独居是心理健康的一个危险因素,消除独居不利影响的最佳方法可能是改变老年人的生活安排。然而,由于改变老年人的生活安排很困难,在独居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中寻求一个缓和因素可能会有所帮助,从而提高独居老人的生活质量。先前的一项研究发现,社区中的社会互动感知调节了独居与抑郁症状之间的关联,表明当社区感知的社会质量较低时,独居与抑郁症的关联性更高。休闲活动可以定义为个人为享受或幸福而从事的活动,独立于工作或日常生活活动。先前的研究报告称,休闲活动对心理健康和功能健康有有益影响。因此,休闲活动是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一个调节因素。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探索老年人心理健康的保护因素,并沿着这些路线,检查休闲活动的调节作用。研究者分析了生活安排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休闲活动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以及休闲活动是否调节了生活安排和心理健康之间关系。这项研究的发现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有助于为独居老年人提供干预和支持措施。

研究方法

数据与样本

休闲活动调节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的关系 | 社论前沿

参与者使用基本居民登记册和分层两阶段随机抽样方法,研究者从居住在东京都一个病房的老年男女(70–84岁)总数中选择了594人。在594名目标人群中,314人参加了(156名男性和158名女性)。在提前发送调查手册后,研究者派遣了一名走访调查员到家中进行访谈。该调查于2017年9月至10月进行,每人耗时30-60分钟。

变量设置

心理健康。使用日本版的世界卫生组织五项幸福指数(WHO-5-J)测量心理健康。17《世界卫生组织5-J》是一份由五个项目组成的自填问卷(例如,“我感到高兴,精神良好”)。每一项都用六点利克特量表(范围从0=任何时候到5=所有时候)评估过去两周的积极幸福感程度。项目得分相加得到总分(范围0-25),得分越高反映主观幸福感越高。在本研究中,世界卫生组织5-J的克朗巴赫阿尔法系数为0.858。

生活安排。使用问卷评估生活安排。参与者回答了“你目前和谁住在一起?”通过从以下答案中进行选择:“独居”、“仅伴侣”、“子女”、“孙子女”和“其他人”。在分析中,这些被分为“单独生活”或“与他人一起生活”。

休闲活动量表使用当代老年人休闲活动量(LASCO)测量休闲活动。16,18 LASCO是一份自我管理的问卷,包括11个项目,评估休闲活动类别:技术使用、社会公共、社会私人、体育、发展、文化、旅游、创意、种植植物、智力游戏和竞技游戏。参与者回答了“我们想问你除了工作和家务之外的‘休闲活动’。你在过去一年中从事休闲活动的频率是多少?”对于每项活动,参与者使用四点评分量表报告他们的参与频率,其值为0=从不,1=几乎从不,2=有时,3=经常。项目得分相加得到总分(范围0-33),较高的总分反映出较高的休闲活动水平。在本研究中,LASCO的Cronbachα系数为0.808。

休闲活动调节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的关系 | 社论前沿

其他变量。年龄、性别、教育水平(分为初级或其他)、主观经济状况(分为优秀/良好/正常或较差/非常差)和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动(IADL)的数据使用工具性自我维护(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购买日用品、准备膳食、支付账单和银行)五个项目进行测量。对每个问题的回应该项目由一个二分法评定量表(0=“不能”,1=“能做”)组织,该量表是东京都老年学研究所能力指数得分的一个子量表。包括自我报告的慢性病患病率(即在调查时接受四种主要慢性病中的任何一种的治疗,即中风、心脏病、糖尿病或癌症),以获取参与者基本特征的信息。

统计分析

进行多元回归分析以评估与心理健康相关的因素。人口特征(即年龄、性别、教育水平、主观经济状况、慢性病患病率、IADL)、生活安排和休闲活动进入第一步(模型1)。接下来,为了检验休闲活动是否调节了生活安排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将生活安排的交互项×休闲活动输入模型(模型2)。当观察到生活安排与休闲活动的显著交互作用时,研究者在休闲活动平均得分以上/以下1个SD进行了事后简单斜率分析。在这些分析之前,所有连续变量均以均值为中心。

研究结果

参与者的特征如表1所示。参与者包括314名老年人(158名男性,156名女性),平均年龄SD为77.74.4岁。此外,22.9%的运动裤独居。休闲活动和心理健康的平均SD评分分别为17.8 5.7和14.2 7.2。表2显示了与心理健康相关的因素的结果。模型1表明,主观经济地位(β= −0.172)、IADL(β=0.156)、生活安排(β= −0.141)和休闲活动(β= 0.441)与心理健康相关。模型2显示主观经济状况(β= −0.177)、IADL(β= 0.167)、生活安排(β= −0.142)和休闲活动(β= 0.481)与心理健康显著且独立相关。生活安排与休闲活动之间的交互作用项与心理健康显著相关(β= 0.112)。图1显示了相互作用项的简单斜率分析结果。对于休闲活动得分高的参与者,生活安排与心理健康无关,而对于休闲活动分数低的参与者,居住安排与心理卫生显著相关(β= −0.237)。

表1. 参与者的基本特征(N=314)

表2.与心理健康相关的因素(N=314)

图1. 生活安排×休闲活动交互作用的简单斜率分析结果

讨论与结论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考察了休闲活动、独居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独居与不良心理健康相关,而较高水平的休闲活动与不良心理卫生负相关,休闲活动缓和了独居与心理健康不良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休闲活动可以缓冲独居对老年人心理健康的不利影响。研究者首先转向的发现,独居与心理健康不佳有关。先前的研究报告称,独居是损害心理健康的一个预测因素。先前对老年人的生活安排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进行的研究表明,独居者的抑郁症状高于与他人同住者。

另一项纵向研究表明,与只与配偶生活在一起的男性相比,单独生活的男性患抑郁症的风险更高。这项研究的结果与先前的研究结果一致。有几种可能损害独居老人心理健康的机制,即:(i)独居老人的身体活动水平较低,而这种倾向在有健康问题的老年人中更为强烈(当然,身体活动是心理健康的保护因素),由于独处而导致的活动减少可能导致心理健康不佳;(ii)独居的老年人往往交谈较少,社交范围较窄,因为社交是维持心理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社交活动的减少可能会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和(iii)独居的老年人比与他人同住的老年人经历更多的情感孤独,因此,经历情感孤独可能与独居者的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有关。

总之,本研究考察了休闲活动对老年人独居与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独居和休闲活动与心理健康独立相关。休闲活动缓和了独居与不良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这表明休闲活动对独居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有保护作用。本研究结果支持旨在强调休闲活动在缓解独居老年人不良心理健康中的作用的医疗和政策干预。

注:由于篇幅有限,本文有所删减。

文献来源:

Yoshida, Y. , Iwasa, H. , Ishioka, Y. , Suzukamo, Y. . (2021). Leisure activity moder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iving alone and mental health among j apanese older adults. Geriatrics and Gerontology International .

文献整理|买提

美编|买提

责编|Hrui

图|网络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