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关系

mbti 0 25

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是目前国内外情绪研究中的热门问题,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则更注重从认知的角度来研究情绪调节方式,这区别于以往的有关情绪调节方式的研究。

因此,深化了对自我效能感和情绪调节方式研究的发展,填补了有关大学生情绪调节自我效能、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对人际关系的影响的研究,也是对大学生人际关系的内在心理机制和成因的探索。

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法。被试的选取本着全面、随机的原则,采用随机取样和方便抽样的方法,选取河南部分地区的大学生为被试,从大一到大四各年级学生,共发放问卷700份,最后共得有效问卷619份。

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与人际关系的关系

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关系

总体来说,大学生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与人际关系的困扰呈显著负相关。其中,人际困扰各个维度都与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呈显著负相关,而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中除了表达积极情绪效能感维度与人际困扰存在不显著的负相关外,其他维度都与人际困扰存在显著负相关。这表明对沮丧/痛苦和生气/愤怒等消极情绪的高控制感,有利于人际交往中困扰的减少。

卢家楣对大学生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研究显示,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与外倾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高外倾的个体喜爱社交,善于与人交流沟通,积极主动,能够乐观的面对负情绪事件,人际交往能力高,因而人际困扰较少。

而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与神经质呈显著负相关,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低的个体则更保守,倾向于悲观的看待问题,缺乏调节消极情绪的信心,而低落的情绪致使其容易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离群、不耐烦等态度,从而影响人际交往。

另外,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高的个体可以提高个体对未来的积极期望、维持积极的自我概念、体验较多的积极情绪,从而在人际交往中会表现更多的亲社会行为,而亲社会行为进一步减少了人际交往中的困扰。

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关系

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与认知情绪调节方式的关系

总体来说,大学生的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与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及其各维度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与非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及灾难化、责怪他人维度呈显著负相关。说明,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高的个体越是倾向于采用积极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而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低的个体则更多的运用消极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

班杜拉的自我效能感理论认为,当个体面对负或压力事件时,如果个体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应对则会产生焦虑、恐惧情绪及行为。

刘霞对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综述中指出,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低的个体在面临压力事件时,不能有效调整自身消极的情绪,倾向于将消极情绪夸大化,在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下会更多的使用非适应的情绪调节方式如灾难化、责怪他人等;相反,高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个体则倾向于采用问题定向对的积极应对策略,有效缓解压力对个体造成的影响。

因此,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高的个体有信心妥善处理自己的情绪,并能够采取合理的宣泄情绪、寻求情感支持、采取恰当的行为等方式,积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以冷静有序的应对压力事件。

大学生人际关系与认知情绪调节方式的关系

总体来说,大学生人际关系的困扰与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总分及积极调整、积极设想维度呈显著的负相关,与非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及自责、灾难化、责怪他人呈显著的正相关。这说明,个体如果对自身的情绪进行积极的调节,那么其在人际交往中的困扰就会减少;反之,则影响人际关系质量。

由田学英对埃利克斯的ABC情绪理论可以推断出认知决定行为,使用认知重评的个体能够有效调整对情绪事件的理认知,以更加积极的方式理解负情绪的事件,以有利于个体良好的人际关系的发展。

Gross的研究表明使用认知重评策略与良好的人际关系相关,使用这种策略的人比未使用该策略的人有更多的亲密关系,也更受欢迎。因此,积极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在人际交往中像润滑剂一样,能够提高个体的人际关系质量。

另外,王婷的研究发现,积极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同伴依恋具有正向的关系。个体如果善于采用“学会接受现实”“考虑怎样最好地应对”“从发生的事情中寻找积极的意义”等策略能够更好地与同伴建立关系。

而个体越倾向于采用“不断想这种处境有多可怕”“其他人应该为此承担责任”等策略来应对消极情绪,就越可能感受到与伙伴们的距离疏远,从而影响同伴间的信任和沟通,增加了人际困扰。因此,较安全稳定的同伴依恋则可使个体更加信任他人,拥有积极的自我概念,相信自己的受人欢迎的,不会过于敏感猜疑,减少人际交往中的困扰。

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在情绪调节效能感和人际关系间的中介作用

对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和非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在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和人际困扰间的中介作用依次做检验,结果发现人际困扰对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回归系数减小,且在0.001水平上具有显著水平。说明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和非适应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在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和人际困扰之间起到了部分中介作用。

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有密切的关系,高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个体倾向于使用适应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如积极调整、积极设想,反之到底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的个体倾向于使用非适应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如灾难坏、责怪他人等。

刘红梅在中学生情绪调节策略与人际关系的研究指出,适应的情绪调节方式和人际交往的能力有显著的正相关,而非适应的情绪调节方式则降低个体在人际中的受欢迎程度,增加了人际交往中的困扰。基于这个前提,使用适应和非适应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作为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和人际困扰的中介变量,可以更好的了解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对人际困扰的作用机制和影响程度。

分析结果说明,一方面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可以对人际困扰起到直接的预测作用,另一方面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可以通过适应和非适应的认知情绪调节方式对人际困扰起到间接的预测作用。

因此,为了使大学生更好的适应大学生活并提高人际交往能力,减少人际困扰,我们需要一方面重视对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的提高,培养他们的信心,另一方面通过课堂上知识的传授、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的举办等来促使学生学会更多的使用积极的方式和态度去应对生活中对的负事件,并对消极悲观的应对方式给予疏解。

当今社会不仅要求大学生具有较强的学习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具备关乎以后前途发展的人际交往能力。根据结论,大学生调节情绪的效能感和调节情绪的方式在人际交往中起到重要作用,因此围绕这两个方面提出一下建议。

第一,在学校教育中根据不同年级大学生的情绪特点采取有针对的教育方法。针对大一学生可开设心理学公共课,学习关于保持心理健康的知识,开展五彩缤纷的课外活动,让每个同学参与其中,以便更快速而顺利的融入大学生生活中。

而大三、大四的学生已经基本适应学校生活,情绪内容趋于深刻和丰富,情绪状态也逐渐稳定,但由于面临考研或即将踏入社会的严峻时刻,此时容易出现焦虑、抑郁等负面情绪。因此,学校的老师应该针对他们的需要,开办有关职业规划的课程,使他们能够信心十足的积极应对就业。

第二,在学校中开设专业的心理咨询室为不能自主解决自身困扰的学生提供指导和支持。除了基本的课程设置上,部分学生不能有效解决面临的压力或困扰事件时,需要专业的心理老师从情感上给予支持,并以科学的方法教给其有效的应对技巧,从而能够使其更有力量和信心处理自身的困扰,以提高效能感并更多的运用积极的情绪调节方式,更好的适应大学人际交往和学习生活。

大学生情绪调节效能感、认知情绪调节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关系

第三,举办多种多样的活动使学生参与其中,以提供更多的锻炼和学习的机会。通过举办有关大学生自我认识、情绪调节技巧等心理健康方面的知识为主题的活动,通过游戏、知识竞赛等寓教于乐型的活动,使学生们更深刻的了解自己,密切彼此间的联系,增进同学间的感情,以减少学生们的困扰。

第四,除了学校教育方面,家庭教育中也要注意给予孩子科学的引导。家长不仅要督促孩子的学习,还要关心孩子在学校中的生活,并及时的了解孩子的内心活动,当他们有困扰时,像朋友一样去了解他们的难处,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指导,使他们感受到父母的爱和温暖,从而更有信心更积极的处理成长中的挫折。

第五,除了学校和家庭外,社会这个大环境也要给以积极支持。一方面,加强对农村、城市的信息流通,各种媒体号召人们注重以科学的态度去解决生活中的困扰带来的心理上的问题;另一方面,社会相关部门重视大学生就业方面的指导和服务,建立一个相对健康公平的就业环境,减轻大学生的就业压力。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