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敬畏,剔除侥幸 | 一位测试工程师的4年“打怪升级”之路...

mbti十六型人格 0 13

“选择图片,点击运行。系统几十秒内从几百张照片的数千个钛钉里,分离出不合格的钉子,生成结果。以前就这一项测试,朱文豪和同事给几千个3毫米的小钉子分类,得花几个小时,盯到头晕眼花...”

朱文豪,一个95后,在赛诺微担任测试工程师。活泼爱动与严谨耐心呈现出这个年轻工程师的两面。生活中,朱文豪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运动服,一高兴走起路来,蹦蹦跳跳。工作上,橡胶手套一戴,就是个冷血无情的猪小肠“杀手”。

测试工程师,尤其是医疗器械测试岗位,工作内容严谨、枯燥又繁琐,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对细节有精准把控以及对产品深入的了解。测试是新产品走出实验室,正式迈向市场的最后一道关卡,测试质量关乎生命。

关于成长,关于职业价值,朱文豪有自己的理解。

我大学学的是测控技术与仪器,一毕业就来了赛诺微。可以说,赛诺微赋予和塑造了我最初的职业价值观。

心怀敬畏,剔除侥幸 | 一位测试工程师的4年“打怪升级”之路...

刚开始就是领导给我布置什么任务,我就去完成什么任务。当我慢慢从一个助理测试,成长为一个测试工程师的时候,我发现好多东西需要自己来制定测试计划、测试的方案,自己主导测试的流程。

最初接触超声刀时,我觉得它就是一个闭合、切割器械而已,随着对超声刀的了解,发现它的按键、扳机手柄、脚踏、换能器的螺纹、组织垫,以及刀跟组织之间的配合,有太多技术细节了。

赛诺微产品主打的是简单易用、高品质、高性能,怎么做到?功能验证只是第一步,得看产品可靠性、稳定性和老化,找到那个极限点。边界测试、极限测试、零点位置都做。我们超声刀的换能器是重复用的,可以使用99次。就像正常工况一样,我们也是99次灭菌后再检测,看它的状态。

心怀敬畏,剔除侥幸 | 一位测试工程师的4年“打怪升级”之路...

有时候,一个产品,你分析它,却找不到bug。大概率是对产品还不够了解。

做测试,得非常清晰知道机械的结构架、原理、软件判断逻辑关系,才知道它存不存在漏洞。研究用户需求,了解研发设计需求,学习产品规格书,测试就像吃百家饭,跟经验丰富的研发、软件、机械工程师们请教;临床跟台时,跟医生沟通,学着从医生视角去看产品。各种跨领域学习,而这些都对我们的测试有很大的帮助。

来公司四年,也是我一直充实自己的四年。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从各类仪器设备的管理使用、物料的检验、化学腐蚀实验、离体组织实验、活体动物实验、各类产品的系统测试、老化实验、EMC检测、环境测试等等,测试工作越来越多样化,测试面越来越广,测试经验越来越足,对测试结果也越来越有信心。

开始我的测试报告只有二三十页,到后边验证用例越来越多,一个测试方案能达到200页。

在设计、研发、测试等工种中,“测试”工作是个不折不扣的体力活。

“重复”是我们工作的关键词。一款产品走出实验室,进入手术室之前,已经在我们测试实验室“千锤百炼”。拿外科手术常用的超声刀来说,新品从研发走到测试,产品一致性和稳定性都有待提高,一把超声刀得经过上万次的功能测试。

超声刀项目一度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我们部门也是加班加点对产品出现的bug进行摸索,有时候需要进行成千上万次的切割、老化,以及其他各种重复性的机械测试动作。记得有一个月,我们几个每天都坐在测试实验室里,手拿超声刀做测试。切到后边,手拿筷子都哆嗦了。

后来我觉得老这样也不行啊,就开始学习图纸绘制软件,从零部件的图纸绘制加工,到电路控制、软件编写,中间也请教了公司电子、电路各路大神,开发出多套针对超声刀、电外科、脚踏开关、耐压测试等自动测试系统。把我们的测试效率提上去了,大家有更多时间去干别的事情。

所幸,我们的超声刀改进后表现优秀,没有辜负大家的心血,现在已经进了全国18个省市的集采名单,将来肯定有更多医生会用上我们的超声刀。

电动腔镜直线型切割吻合器,是我从一入职就跟着成长起来的项目。有一段时间我还去慈溪生产基地工厂里,跟着工人组装产品。吻合器能出来,中间克服了大大小小太多困难,很曲折,今年9月终于上市了。看着它从一些基础零件,一点点丰富完善,到我们手里已经是功能很强大的产品,全电动的!我特别骄傲。

吻合器本身是作为组织的缝合工具被发明出来,最后吻合的好不好,影响手术成败。尤其是我们做的吻合器是全电动,在安全性和压榨力度更是不能出差错。

心怀敬畏,剔除侥幸 | 一位测试工程师的4年“打怪升级”之路...

钛钉成型检测至关重要,我们要先用吻合器缝合动物组织,再把组织腐蚀掉,把钛钉分离出来、一个一个排布好,然后来统计成型和不成型的钉砧占比情况,拍照,逐一分析排查问题。

人工识别钛钉太过费时费力了,在了解到深度学习在图像识别方面的优势后,我尝试学习人工神经网络基本原理,利用深度学习目标检测算法,从300多张照片中2000+钛钉进行标注、训练,训练出自动识别并判断钛钉是否合格的模型。在这个基础上,做了一个钛钉检测系统,可一键对钛钉照片进行批量化处理。经测试,全流程用时短,精度高,准确率能到98%以上。

朱文豪用来训练和标注的钛钉

测试-记录数据-分析数据-写测试报告-写测试方案,一直这么循环,数十次上百次上千次。枯燥吗?挺枯燥的。工作不就是大部分时间枯燥,偶尔高光嘛。我觉得做的还是挺满足的,因为确实在做一件能帮助别人的事,有意义。

病人做胃部切除手术,有了吻合器,大大缩短了手术时间。像传统手术一做四五个小时,现在做微创手术,又快,损伤还小,连腹腔都不用开,就在身上打几个洞,创伤比较小。医疗器械的进步,对医学意义重大。我们做的微创医疗器械,很有价值。

从我们这个岗来说,做医疗器械测试,一定要多做,真的不能偷懒。它跟软件产品测试不一样,你通过产品实现想要的功能,就OK了,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最多是用户体验比较差。但是,医疗器械真的是涉及到病人的生命安全,试想下哪天病床上躺的就是我自己或者亲人,如果设备出了故障,得多难受。

赛诺微的测试工程师们

得有敬畏的心来做这个事情,认真对待每次测试,保证产品的稳定性、一致性。我们做一万次的测试,就是为了确保设备在手术台上的万无一失。等产品上市的时候,我们可以很有底气的跟用户讲,这产品经过大量验证,绝对没有问题。

什么是科技温暖生命?我理解这就是。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