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一起打游戏久了,会心动吗

mbti十六型人格 0 16

玩男人,当然要和姐妹一起玩,才更有意思。(bushi 🫢

而这些花季雨季的少年,本来在大厅CPDD没人理,网恋只会被骗钱骗标的纯情男大,本以为一下子可以和这么多温柔可爱有趣的大姐姐一起打游戏还有钱拿,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基本上都会在三四个刺激的夜晚后,一夜长大。

(1)

我们的压力测,就是 一个陪陪同时和四个姐姐开启5V5的排位游戏,这什么概念呢,就是打个篮球,对面五个威武雄壮的少年,这边就一个姚明+四个小学女生,还嘻嘻哈哈互相帮着绑头发。

男女一起打游戏久了,会心动吗

姚明一边要想办法堵住对面朝着四个破绽的进攻,还要陪着笑脸跟女生说学逗唱。

这怎么赢?你告诉我这怎么赢。

但是我们的男大学生,也不知道是天赋异禀还是苦练已久,炉火纯青,张口闭口都是: “怎么输,钻石局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输?”

然后常见的场景就是:「前期豪言壮语,中期沉闷不语,后期胡言乱语」。

有个姐姐专门拿了个小号进行压力测的审核,该号胜率是17%。

管你什么大国标什么巅峰2400大手子,来了我们压力测,哈哈,全都死光光。

男女一起打游戏久了,会心动吗

翻车场景见太多了,姐姐们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默契,有成体系的培训(调戏)陪陪流程:

开局先问清楚陪陪什么来头,姐姐们开始商量各自的位置和摆烂指数,说话好听的就赏他个瑶,看不顺眼的就姐姐打野,还四级前就去蹭线。

给你个辅助高抬一手,都是姐姐们爱你的证明。

数据不错但是互动不行的,就要求发语音条试音,撒娇八连和唱跳RAP任选,实在都不行的,只要你是阴间作息夜猫子,也可以因为奇缺而侥幸加分过关。

男女一起打游戏久了,会心动吗

过了压力测的勇士,都是真的勇。猛的一批,每个陪陪都人手一个绝活,在我们小小的陪玩表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我们从来不怕假图哥,你有本事拿假图骗我没关系,只要过了压力测你说你是我爹都行。

我们毫无原则,不过是慕强罢了。

(分奴脸 🤪

(2)

上架只是第一道鬼门关,上架后的实习期,可以说,能把人变成鬼。

最常见的状况就是,男明星被ABC三个姐姐同时预约后,男明星拒绝了B和C姐姐,却在A的车上,和B或者C喜相逢,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绝口不提,等空气的那一丝凝固解封,局内会出现一个1-8的妲己或者鲁班。

而男明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唯唯诺诺的想尽各种办法找机会,悄悄的给B姐姐或者C姐姐让红让蓝让人头,轻声细语地说一声,姐姐小心,有人要来抓你。

情商最高的陪叫甜豆,以茶艺闻名,火了三个月,他的口头禅是:

“姐姐不约我,我心里空落落的。”

“姐姐不是有新弟弟吗?我一个人也没关系的。”

“甜豆,你很闲吗?为什么每次都能点赞朋友圈,然后叫你打游戏的时候没空呢?”“姐姐,我是在打游戏呀,但是姐姐是我的特别关心,不想错过姐姐的每一句话呀。”

“姐姐一起打的哥哥好强呀,怪不得不要我,都是我太自卑了,不敢主动找姐姐 ,下次我一定要再主动一点啦!”

“为什么每个红包我都能抢到,还不是因为不想错过姐姐的每一条消息。”

他一个人🍵也就算了,还能带动整个群的陪陪们,出现🍵传🍵现象。争先恐后的,像姐姐们撒娇八连:

“姐姐回群消息不回我,我心如刀割。”

天呐,他们是如何这么自然的说出口的啊!~我要是能有这嘴皮子,什么甲方糊弄不好啊!~

姐姐们都在哭天抢地:“我也不想每晚花这么多钱点单啊,可是他叫我宝宝哎!”

这辈子听过的甜言蜜语,也没有一晚上这些奶乖的弟弟们给的多。

有的陪陪嘴甜到把姐姐们都夸的不好意思了,姐姐还要回头去接陪陪,被我厉声何止:“姐姐你在干什么,你可是老板,他是什么牛马也配你去接?”

陪陪淡淡的一笑说:“我和姐姐这叫双向奔赴。你没爱过,你不懂。”

我卒。 🫣

(3)

弟弟们翻车的时刻也不少。

比如群发早安晚安午安,被姐姐们询问是否是群发后否认,表示自己只给姐姐一个人请安了,然后 群内涌现了十几张截图举报,上演公开处刑现场。

比如编故事讲自己的悲惨身世给自己捏人设,然后被姐姐们一人一份同款聊天记录锤的满地找头。

比如弟弟幻想自己搞点PUA的小花招,把姐姐们感动的激情落泪时,几个姐姐纷纷晒出的专属定制心动瞬间时,瞬间清醒。

我早就警告他们,不要搞什么小动作,就像上课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一眼望去清清楚楚。可是这些弟弟们年纪小啊,年纪小就算了,还极其自信,疯狂说小话,打报告,其他向班主任证明:“老师,我才是你的贴心小棉袄!”

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叫做无中生有,就是本来没啥屁事,但是要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说:“噜噜姐,有些事你根本不知道,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我不是吓唬你,……算了,不说了。”

一次两次我还真被唬住了,以为有什么难言之隐,去排查蛛丝马迹的线索,碟中谍中碟的手段去套话,这种囚徒困境的模型,我屡试不爽。

结果我套了半天,事情小到鸡毛蒜皮得想笑掉我的大牙。

搁这儿装。连囚徒困境是什么,我打赌他们都没听说过。

哪有什么秘密能瞒得过我。

我有个仲裁团,姐姐们每天就像在瓜田里上串下跳吃不饱的猹,有的姐姐每次看我们的仲裁记录都要激动落泪哭着喊着要给我们内战打钱:“这学费,太他妈值了,为什么十几岁的小孩玩这些花活可以这么6,太会啦!”

我轻捻胡须淡淡一笑:“无他,唯手熟尔。”他们的话术,堪比流水线下硅胶隆胸的WW女,都是一个模版下的批量复制, 把那些大家用过了觉得最好用的PUA技术只要学个两三成,对于没见过世面的财富外露的傻姐姐来说,一击即中。

但是好就好在,事不过三,当姐姐接连遇到三个陪陪都动不动开口闭口“姐姐,我刚不小心骂人了,那个路人太过分了我真看不过去,你不会因为我骂人就不再喜欢我了吧。”这种话的时候 ,比他先茶一步:“不会的宝贝,你有那么多姐姐,也不缺我一个姐姐,不要下次我找你再拿没档期拒绝姐姐就好了呀。”

亲爱的弟弟,姐姐只是嘴甜,姐姐心里没你。

姐姐们都很清楚,当水忽冷忽热的时候,就会知道有人在共享水资源了。

谁是水,谁是鱼,故事刚开始,谁也别笑太早。

(未完待续)

阅读原文 ,大把物美价廉的弟弟,随意领走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