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哈佛医学天才陨落的,除了躁郁症,还有人们的无知与偏见

性格测试 0 15

仍是雨夜,凝望窗外,沉默的天际。问苍天,可会知,心里的感觉。

躁郁症,又称双相情感障碍或双相心境障碍,是一种“既有躁狂发作又可能有抑郁发作的疾病”。

经典影片《乱世佳人》中郝思嘉的扮演者费雯丽,就曾饱受躁郁症困扰,根据安妮·爱德华兹《费雯丽传》中的描述:

“她发起狂来是蛮横的、执拗的,忧郁的时候就像一个受惊吓的、需要恋爱的孩子,其余时候才是朋友所熟悉的甜蜜迷人、聪悟豪爽的夫人。”

《乱世佳人》剧照

恐惧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无知和偏见。了解躁郁症的真实面目,走近躁郁症患者的生活,是消除偏见的重要步骤。

《自由的囚徒》一书的主角佩里·贝尔德(以下简称“佩里”),是一位哈佛医学天才,同时也是一名躁郁症患者。

他在21岁时第一次躁郁症发作,从此他的人生从高处跌落深渊,曾经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事业、家人、朋友,逐渐离他远去。在辗转多家精神病院之后,他接受了当时流行的脑叶白质切除术,不久后因癫痫发作去世。

一、一种心境障碍:躁郁的两种亚型与病因分析

我在一个覆满妄想的藤蔓的世界中,病得越来越重。

躁郁症的两种亚型

让哈佛医学天才陨落的,除了躁郁症,还有人们的无知与偏见

从《自由的囚徒》中所提供的信息中可以推测,佩里的表现更倾向于Ⅰ型。

躁狂发作期间,佩里表现出高度的亢奋和情绪化,变得非常健谈而活跃,有时还会出现妄想症状。

他会突然变得力大无穷,可以一下子攀爬上3.6米高的铁丝围篱,能徒手将两个黄铜拨火棍扭成了圆环,在和病友打桌球时也屡屡获胜。有时他还有一定的暴力倾向,曾经砸碎过医院的玻璃等。

但他也有压抑、苦闷的时刻,特别是在行医执照被撤销后,他感觉“灵魂被啃噬出一个个生疼的大洞”。

躁郁症作为一种典型的心境障碍,它的病因非常复杂,通常可以从遗传、生物学、压力性因素等多个方面进行分析。根据佩里的病历记载,他的可能致病因素有:

生物遗传

:父亲性格暴躁易怒。

家庭环境

让哈佛医学天才陨落的,除了躁郁症,还有人们的无知与偏见

:从小父亲对其教育极为严厉,在小学时曾经有连续被揍两小时的经历。10岁之后教育理念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鼓励他自主独立和反抗精神。

压力事件

:由于由精神疾病史,申请哈佛大学皮肤病学教授职位时以失败告终。二战期间想做随军医生又再次被拒。

多重因素的综合叠加,一步步将佩里推进了躁郁症的泥潭,他的人生前半段有阳光、鲜花和掌声,后半段则是与疾病抗争、孤独、寂寞和被遗忘。

二、躁郁症患者的人生:我的世界,被灰暗覆盖

命运之轮缓缓滚动,些许的幸福与成功已戛然而止,而其他的状况却开始慢慢上演。

特别是以韦斯特伯勒州立医院为代表的精神病院,病人被当作“犯人”一般看待,监禁、责骂、殴打时有发生。这所建于1886年的精神病院,与其说是医院,不如说是一座囚牢。他们以治病救人为业,却将病人当作没有情感和认知的动物看待,剥夺了病人的自尊,忽略他们的感受。

佩里被送到韦斯特伯勒州立医院时,是被州立警察用手铐扭送来的,他用的词语是“我被捕了”。到了精神病院的第一件事情,是要脱去所有衣服,换上滑稽可笑、并不合身的衣服。

当医生、护工们认为病人有使用暴力的可能时,就用拘束衣把他们牢牢地固定在床上。如果试图逃脱,那就采用“持续约束”的治疗方式,用浸过冰水的床单一层层裹住身体,让病人没有丝毫活动的余地和力气。

在照顾病人时,护工们的态度也十分恶劣,喂饭、刮胡须都变成了折磨。失去了正常的生活之后,躁郁症患者连做人的基本尊严也一并失去了。佩里认为,精神病院并没有让病人变得更好,很多时候反而是把轻度病症推向了重度甚至无可挽回的境地。

作为躁郁症患者的家人,他们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佩里的妻子格雷塔更是如此。她的父亲也是一位躁郁症患者,并长期被关在精神病院之中。佩里和格雷塔曾经有过美丽的邂逅、幸福的婚姻,但佩里的疾病让格雷塔非常恐惧,她害怕父亲的结局在丈夫身上重演,于是选择了离婚。

这是一个现实的选择,但对于佩里来说,生活中最重要的支柱被拆走了,他要独自面对冷冰冰的世界。

三、逃离医院、研究躁郁:不做“自由的囚徒”

如果无法抗争,就必须抗拒心理、身体与道德层面的许多问题:懒惰、毫无效率、忧郁、绝望、失去力量,成为一个自由的囚徒,面对问题却又无法还击。

即使身处绝境,如果接受周围世界强加给你的负面标签,任由尊严和人格被践踏,那就成了一个“自由的囚徒”。佩里是一个天才,他从未放弃抗争的可能。

年轻时的佩里·贝尔德

在被关进韦斯特伯勒州立医院,被护工牢牢绑缚在床上时,佩里总是能想出办法逃离束缚。直到后来他们用暴力相加,或者采用更加严苛残忍的方式对待他,比如用冰敷治疗法等时,才能暂时控制住他。

佩里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位躁郁症患者,他还进行了躁郁症的研究,和坎农医生合著了一篇关于躁郁症生理机制的论文《躁郁症的生物化学成分》。

四、躁郁者的家人:理解与支持同样重要

躁郁症患者因为自己生病给家人、朋友带来麻烦,以及自我价值的丧失,都会让他们产生不断的自我批评、羞愧感,这种强烈的“病耻感”,对一个人自信心和自尊心的打击也是致命的。

“我病了”,但“病了”不是一种原罪。

无论是双向情感障碍,还是精神分裂,抑或多重人格障碍,都是一个人的精神系统生病了,并不意味着因此他们就要被从“人”的行列中驱逐。他们的感受和情绪同样需要照顾,他们也需要精神上的支持。

让哈佛医学天才陨落的,除了躁郁症,还有人们的无知与偏见

1、通过专业的心理学和医学书籍,了解躁郁症的基本事实,打破偏见的束缚。

2、调整沟通技巧,积极聆听他们的感觉和苦恼,“明确而委婉”地提出改变的请求。

瞧,1944年的冬天,好运在几分钟内耗尽,那个背运的短暂时刻使我余生背负了许多心灵上的负担。

我不会去预测未来,也没有这种能力,但是我必须尽可能地进行猜测,并接受力量与事实的指导。

生活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躁郁症改变了佩里的一生,“哈佛医学天才”与“躁郁症患者”这两个标签一直伴随着他。

参考资料:

1、《双向情感障碍:你和你家人需要知道的》,戴维·J.米克罗维兹,重庆大学出版社,2016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