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离异男人的婚姻,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温柔女友对下药报复

性格测试 0 15

我今年54岁,样貌中上,生活自律,追求健康。健身十年的我,身材堪比专业教练,走到哪都会吸引别人的目光,引来不少赞美。我的童年在澳洲度过,在那里生活了 20 年,在国内工作生活了 22 年。我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婚姻,有三个小孩,但小孩都随女方,不在我身边。我要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我第二段婚姻期间。

我的第二段婚姻持续了 17 年。我属于外聘人员,年薪接近 7 位数,家中经济由我负担,太太不工作。我们最初也是因为相爱而结婚,也曾很甜蜜。我们的问题出在性,我对她的性趣只维持了三年,之后就开始衰退,然后一直在外面找寻新鲜感,仿佛只有那样我的强烈欲望才能得到满足。性事上对她的疏离,她一开始也有怨言,她说过,性,她宁愿先少后多而非先多后少。可惜人生没有回头路。

在婚姻的第十年,发生了一件令我们感情破裂的事,她假装可怜的模样,带我去华尔街英语,让我帮她支付了 4 万元的学费。本来学英语是好事,但问题是我后来才知道,很多无所事事的有钱少奶奶就是在这个地方出没,把一些不是少奶奶的女人教坏。而我就是经历了这个说法的受害者。她听从那些少奶奶的谗言,说我很少碰她,是因为外面有女人,教她乱花我的钱报复我。于是她一次又一次要求我买奢侈品,从十几万的手表,三十万的钻戒,无数的其他消费,到最后她提出要买四十万的车时,我才如梦初醒,发觉事情不对。

还记得那天我在办公室听她在电话那头承认,说就是想浪费我的血汗钱来发泄,那一刻我选择了不再原谅。我觉得她很无耻,被人利用,把枪口对准家里的我。从此之后我对她不理不睬,埋下了日后她起诉我离婚的序幕。那时,我在网上认识了 小曼。我们在网上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同意当晚跟我见面。她很喜欢身材好的男士,见面之后,从她亲切的笑容,我就知道她喜欢上我了。她带我回家,第二天早上我才离开。

54岁离异男人的婚姻,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温柔女友对下药报复

小曼是潮汕女孩,彼时的她 42 岁,样貌身材都保持得很年轻,即使现在已经 50 岁的她,看上去也跟 30 多岁的女人无异。不知为何,第一次之后我偶尔会上 QQ 跟她聊天,渐渐地也会跟她诉说一些心事,彼此的距离一步步拉近。每个周六我都会借口去健身房锻炼,实则是去找她。她住的地方离我挺远,来回要三个多小时,每次去我们都会温存很久。她在广州生活多年,父母都在老家,只有大嫂在广州。那时她工资只有两千,见她生活不易,我便主动每月给她千多元。她也会给我一些惊喜,知道我不喜外出吃饭,她会主动做排骨或买豆腐花给我吃,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照顾。她说没遇到我之前,生活感情都不稳定,试过相亲,但都觉得对方不合适,唯独我,她一见面就喜欢上了。也许所有相遇都是上天注定的。

大概半年后,我转了新的工作,要去 XX 区的镇上上班。我自问很懒于做饭,光照顾自己饮食,只一个星期就让我觉得很辛苦,刚巧那时小曼被单位辞退,我便叫她过来照顾我,每月给她四千,一年后加到五千。从此我们便算是同居了,她照顾我的三餐,闲时一起看电视,两人的生活很温馨。如果从一个员工的角度去看她,她的工作态度无可挑剔。后来她告诉我,跟我在一起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2015 年底,我工作上出了问题,合同提前终止,我决定趁机会带当时 14 岁的女儿去澳洲留学,毕竟女儿有澳洲护照,她始终都要走这条路的。

因不知归期何时,跟 A小曼的离别几乎就是变相的分手。我曾以小人之心揣测她会提出无理的分手要求,结果她没有,反而在最后的日子里,继续尽心尽责地照顾我,这让我感到很惭愧。我给了她一万元,她还很善良地叫我自己留着以防不时之需,还说我暂时没有工作,可以借钱给我。她这样对我,叫我情何以堪?我带着万般的无奈和悲伤离开了她,去到了万里之外的澳洲。心理学家说分手一次就知道跟对方的感情了,那时,我知道我是很爱她的。

在澳洲我每天都挂 QQ 视频,与遥远的 小曼对话,让她知道我的情况。她则不断地为新居添置家具。几年后,她才告诉我,她那时钱不多,添置家具只是为了分散精神,免得伤痛加深。我们在澳洲遇到了一些计划之外的麻烦,我的父母很嫌弃我女儿,寄人篱下的我每天都要遭到父亲的批斗,他总是无中生有地指责我从前的种种,还说母亲的日渐消瘦都是因为我女儿的存在而引起,最令我悲伤的是有次母亲看到我女儿从房间出来,把她当成过街老鼠那样厌恶和嫌弃。在经历不堪回首的四个月之后,女儿说也不愿意回中国,于是我给她安排另外的住宿,她独自上学生活,我回到中国。

下飞机后,我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小曼 。再遇见的那一幕我今生都不会忘记,机场大巴驶入站台的时候,我看到了守候在一旁的小曼 ,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往正在驶入的巴士方向跑,那个笑容里充满了幸福。久别重逢,她已搬入了两年前买下的新居,新居的首付是她父亲给她的。当时她对我隐瞒了购买房子的事,事后她解释,如果当时她告诉了我,我就会以为她向我要钱,这是她不愿看到的。之后,我每月都在她的新居以及我第二段婚姻冰冷的家之间来回。

2016 年底,前妻移民去了澳洲照顾女儿。之后我让小曼搬来跟我一起住,她一如既往照顾我的生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芳芳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是前妻的英语班同学,我忘记是怎样加上微信的了,后来有次我跟她推荐一种健康粉,她约我在湖边见面交货,但去到时,她又拍了她所在位置的照片,叫我去找,我一度以为她是耍我。见面才知她是担心安全问题,先远距离观察,我不是坏人才敢出现。第一眼看到她,有点新鲜及好感,她属于中等好看的样貌。但后来朋友说她是女生男相,性格非常直率,对人的戒备心很强,属于保守内向型。

54岁离异男人的婚姻,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温柔女友对下药报复

我们边逛湖边聊天,我比较主动,抱着无所谓的坦诚说话。她是做中介的,收入看业绩,不稳定,原是幼师职业。她来自重男轻女的农村,她母亲觉得女孩不用读书太多,最好早点结婚生子,但她不甘如此,跟母亲绝食对抗,最后获得去师范读书的机会。她很上进,又进修英文、学习销售技巧等,遇到我之后她也开始注意饮食健康及健身运动。按照她的说法,她在湖边时已对我产生好感,说我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有魅力的一个。之后她经常借故微信联系我,频率之多,令小曼开始怀疑芳芳的存在。

而我对芳芳,一开始只是男人的好色。有次我要坐三小时巴士去面试,芳芳主动要求我带她一起去,说不会打扰到我,只是随行。但她也想借机了解我。在车上我当然不会放过跟她热吻的机会,但刚好那天她还在生理期。几天后我们去开房,有了第一次。我一直以单身的身份与芳芳接触。有两次我与小曼在外面遇到了芳芳,我跟芳芳解释说小曼 是保姆而已。或许她根本不相信,但也一直没有拆穿我。

我与芳芳若即若离,每个月会去她家里两三次,这样的关系持续了一年。2017年前妻从澳洲回来,借口探望中风的母亲,实则安排了私家侦探安装监控跟踪及拍摄我与小曼在家的一举一动,搜集证据。就在那一天,我发现有人入室盗窃了我的房产证、身份证、公证书,以及日记(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知道大祸临头,再无精力跟芳芳拖下去,便跟她坦白了一切。她知道实情后,哭着问我假若离婚,会否离开小曼,跟她在一起?我说如果我是这样见异思迁的男人,也不值得她喜欢,我抚摸着她的头,叫她忘记我。她问我有无喜欢过她,我说如果没有喜欢,就不会跟她说那么多话了,我心里是很无奈的。

不久之后我就收到前妻的离婚起诉书,要求分割国内 1100 万的资产和存款。情况对我非常不利,我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难以去收集有利的证据,开庭时间又逼在眼前,又遇到吸血收费的律师,后来幸好有贵人相助,我才得以脱身转换新的律师。其中所历艰辛,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只有经历过才明白。那段时间我睡不稳,吃不好,体重下降,若非小曼在身边照顾我,支持我,估计我早已倒下了。当时律师叫我晚上不要跟小曼在一起睡,怕继续被跟踪,我马上就想到了芳芳。她愿意收留我,我开始了长达两年半,早上与小曼生活晚上与芳芳生活的日子。小曼并不知情,我称是去教练家里睡的。

慢慢地,我对芳芳也产生了感情,爱上了她。只是我们的性格都属于比较刚强的那种,所以经常吵架,几乎每隔两天就吵一次。因为她对 A 的嫉妒,以及我难以做到公平对待。问题出在最近,小曼从我的电脑里发现了我与芳芳的事,,问我会否跟别的女人结婚,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开始怀疑她偷看了我的电脑。之后她送了一条价值一万五的金链给我,并说不可以失去我。

一直以来跟我,小曼和我的相处非常和谐,在跟随我的七年半的时间里,我们吵架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在我的印象中她是很温纯、很迁就我、很贤妻良母的。她没有什么朋友,也不喜结交朋友,平时就待在家里追剧,我就是她的全部世界。我对她也很照顾,负责她的经济,因为她不是个大手大脚的人,我很放心。但见过小曼和芳芳的朋友,都叫我要小心小曼,说她并非表面看来那么简单,还开玩笑说如果我和她分手,她会把我剪掉。有个朋友甚至叫我小心 A 给我下毒,但我都当玩笑听听并未放在心上,岂不知我就此犯下了人生第二次最大的错误。

54岁离异男人的婚姻,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温柔女友对下药报复

在小曼不断地暗示我有芳芳的存在后,她的负面情绪不断涌现,我期望可以两边平衡的想法显然很傻。有天早上回到家,就看到小曼一反常态地躺在床上不做声,面色难看至极,我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摊牌了。她多番要求我和芳芳做个了断,我说我也很爱芳芳,需要时间取舍。她就说如果我选择芳芳,她就搬走,但她要求我给她 140 万的房子及 10 万现金。其实我知道小曼比较适合我,如果选择芳芳, 她对我会有诸多要求,包括注册结婚、生孩子,负责抚养孩子 20 年,负担家里的经济等等。而如果跟小曼在一起, 我只需要安稳度过我的余生就好。

还有,芳芳比我小 22 岁,这个年龄差距,让我担心以后如果在性上不能满足她该怎么办,万一我不能令她怀孕怎办?又或者我年纪大了,失去了现在她喜欢的我的条件,怎么办?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第三次离婚的可能。就在我怀着内疚不断游走于她们之间时,小曼终于爆发了。她用刀片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道血痕,血流到我的手臂上,地上。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住了,不断哀求她不要样,她才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我陪她去医院缝针治疗。一个月之后,她才告诉我,其实她不会伤得很重,她会适当用力去割手腕。

当天下午,刚巧我约了芳芳一起去律所签署一份合资买房的协议——我们各出资一半买一个房子作投资。所以我陪小曼在医院治疗到中午就先行离开了,对此她当然有怨言,虽然是她叫我先走的。女人的话真的无法相信。

就在小曼偷看我电脑后的一个月内,我发现自己的性欲需求呈断崖式下降,看到女人毫无兴趣,我更发现我的胸部按下去有硬块及痛感。当时我在吃心率失常的药,所以我曾多次询问医生,但每个医生都说这药跟性欲降低没有关系,因为不是激素药。芳芳则多次提醒我是不是小曼在给我下药。

自从小曼知道我晚上睡在芳芳那后,我便开始以轮流的方式隔晚来回睡,有一晚我睡不着,想起芳芳的提醒,就半夜起床去厅里,检查冰箱里有无药物的蛛丝马迹。小曼听到声音也起来了,我就开门见山地问她有无给我下药,她说没有,还说如果有,早餐燕麦也有苦味道啦,反正她否认。而我的病情急转直下,越来越严重,于是我当机立断去医院求助。血液检验显示我的雄性及雌性激素接近零的水平,即身体没有分泌性方面的激素,所以我毫无性欲,医生说这很罕见。我马上入院做了更详细的测试及观察。在这期间她们都有给我送饭。到了第五天,医生告诉我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吃了避孕药,二是心理原因。

当我把这番话转告给小曼时,她一反常态地沉默,我吃饭时,她一直维持着不变的身体姿看着手机。饭后,我告诉她,医生会抽血化验我的身体里是否有避孕药的成分(其实是检查不到的),她一听立马就说,如果知道结果后我会怎么办?那一刻,我几乎肯定她就是下药的元凶。我说给她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她主动坦白,我就原谅她。结果她承认了在一个月内,她一共给我下了 6 粒长效避孕药,理由是不想我让芳芳怀孕。我后来看药的说明书,得知这种药一个月才能吃一粒,我说她好狠心,问她是否知道副作用是什么,她说说明书的字太小,她看不到。我说字小可以手机拍摄放大看,你给我吃的是药,不是糖,是否知道会要了我的命?她只是内疚地说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呢,要不是我使计让她说出来,估计我还要在医院多挨四天。我这个怕打针的人,一共被抽了十几筒血,还要去做磁力共振受辐射影响,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我最在意的是健康,最亲密最信任的人是她(我跟澳洲的父母闹翻了,国内没有亲人),而她居然暗算我给我下药。我真的感觉很悲哀很心痛。为这件事我很痛苦,更在芳芳面前哭得很凄惨,问她为何小曼要给我下药。我又告诉小曼, 我对她的原谅,是不去追究她的刑事责任,换了其他男人,估计早就借势赶她出门了。

后来我分析小曼之所以一直不愿承认下药,是因为万一我们分手,她还能要求我给她经济补偿,正如她要求 140万 的房子和 10 万现金。如果她承认了,那跟会咬主人的狗一样下场。所以她一直都不承认下药的事。芳芳见我对小曼还有同情,还顾及多年感情,只叫我考虑清楚是否要跟 A 继续下去,她担心下一次不知会给我下什么药,或开煤气自杀。因为小曼说过在她的第二段婚姻里,曾因与丈夫的妹妹争执,而把家里的煤气打开。小曼曾多次说很爱我,甚至愿意为我牺牲,但芳芳认为这样的爱只是占有,是变态的爱,爱一个人不是要用药物去害他,或去控制他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说实在的,在发生下药事件之前,我一直觉得小曼是个很贤妻良母的女人,而且我很怜惜她。但因为她下药,我的身体遭受了创伤,乳房肿胀有硬块,医生说如果三个月后还没有消除的迹象,可以做外科手术切除,以后可能存在乳腺疾病。且我不知那些药会否对我的精子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我告诉她,七年多来,她对我的照顾,我都有金钱回报给她,包括给她的 20 多万赎楼款,免去她供楼的担忧,还有她母亲买房子的 4 万,都是我无偿给她的。即便她对我再有什么恩情,我经过下药所受的苦难及后遗症,也已还清给她了,我不再欠她什么。

也许又是上天的安排,已经五年无工作的我,刚巧有猎头公司找我,下星期去北方上班,月薪五万,我就当旅游一样去试工,芳芳随行,费用我承担。讲到钱,我在三年里,给了芳芳大概五六万吧,不算平时吃饭逛街的钱。这份突然到来的工作,令我觉得冥冥中自有注定,让我离开是非之地,暂时与小曼分开,冷静。因为下药事件后,我看到小曼都感到无言,不是我故意沉默,而是找不到可说的话,我看到她递给我的牛奶就会恐惧,我不敢喝,早餐也不用她做了,我自己去做。我不知以后会怎样,但我现在需要时间去治疗我身体及心理的创伤,还有下药的后遗症,都有待我以后一一去承受。

有朋友劝我,找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过余生吧,这岁数的女人,不会像 B 那样要求结婚生子,然后带来一大堆生活经济压力。但是我也想到,四十多岁的女人,那不是快到停经的年龄了吗?到时停经的女人身体情绪出现变化,性及脾气出现问题,怎么办?相较而言,似乎芳芳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也曾说她不会给我下药,不会在我有生之年弃我而去,但女人的话能相信吗?且我知环境会让人改变。我经历太多,知道太多现实的残酷。

我觉得我这一生也算传奇,爱过五个女人,离婚两次,出轨无数次,有三个不在身边的孩子,其中一个私生女从未谋面。但我很顾家,从来都不会让妻子担心钱的问题,但也造就了纵容。我已经退休五年,靠收点租金、炒炒股票过日子,不是很富有,但生活不成问题。平时喜欢悠闲地逛市场,下午去健身房锻炼,生活很规律,就这样过余生吧。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