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开设“少年班”,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你怎么看?

性格测试 0 14

记者丨李宇欣

如果按照时间来追溯,国内高校里最早的“少年班”,要追溯到1978年,开设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中学开设“少年班”,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你怎么看?

到上世纪80年代左右,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都曾开办“少年班”,不过总体上培养效果不理想,后陆续停办。

但近几年,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多所高校,都陆续面向低年级招生。尽管有些招生项目的名字并不包含“少年班”字眼,但是因为其招收的都是非高三年级的低年级学生,因此也被不少家长归纳为“少年班”。

这是一场关于教育的双向奔赴:中学培养这样一批有特长的孩子,大学开设“少年班”接纳这样的孩子。

但现在,高校“少年班”的热度被传到了中学。最近半年,上海、陕西、贵州等地的中学陆续传出开设“少年班”,部分选拔招生面向小学六年级。

有教育专家担心,如果这样的面向小学的“少年班”大规模开设,或将带来超前学习的趋势在更大的范围内蔓延开。

14岁初中生被提前锁定录取

初中开始学习大学课程

11月3日,#广西一14岁初中生被清华录取#冲上微博热搜。

据广西新闻网报道,这名初三学子获得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领军人才培养计划(以下简称“丘成桐数学领军计划”)2023年第一批入围认定。同时,他将无需参加高考直升清华,师从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先生本硕博八年连读。

微博截图

在家长圈中,这个领军计划也被称作“丘班”。

清华大学2023年丘成桐数学科学领军人才培养计划招生办法显示:“数学领军计划”每年招生规模不超过100人,录取至清华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八年制),依托清华大学求真书院进行培养,采用“3+2+3”培养模式,从本科连续培养至博士研究生阶段。“3+2+3”阶段学习期间不得转入其他专业。

其选拔对象,主要为高中一年级和高中二年级学生,特别优秀的初中三年级及高中三年级学生亦可申请。

清华大学2023年丘成桐数学科学领军人才培养计划

招生办法

至于选拔的难度,丘成桐先生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到,“不管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均须通过考试录取,考试题目难度一般在大学一年级以上,目前有较少的初中生考过。”

中学开设“少年班”,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你怎么看?

据了解,要进入清华大学丘成桐班学习,需要通过初评、数学一试、数理二试、心理测试、面试、体质测试等层层选拔。丘成桐班数学“0试”考察范围包括中学数学全部内容,以及微积分、线性代数、群与群作用的基本概念等。

这也意味着,要想被录取,学生们必须要在中学阶段就学习大学的课程。包括前文所述的14岁就被清华录取的广西初中生,据媒体报道,其在初中期间就对大学数学中的微积分、线性代数、离散数学以及数理统计等课程进行了深入进修。

部分中学“少年班”

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

近日,有家长注意到,除了清华大学的“丘班”,在一些中学也出现了“丘成桐少年班”。

9月5日,清华大学求真书院发布的一则《丘成桐少年班纪实》显示,丘成桐先生在全力支持大学生数学教育的同时,也以个人名义授权具备一定条件的中学设立“丘成桐少年班”,旨在帮助更多有数学潜质的少年人才尽快成长,为我国的数学发展储备少年人才。

《丘成桐少年班纪实》 清华大学求真书院官网截图

文章还提到,丘成桐少年班主要采取初高中一贯制培养,小班教学为主。目前,贵州、广东、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川、重庆、吉林等省市也在陆续推进“丘成桐少年班”的培养。

文章显示,以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为例,今年 5 月,该校的“丘成桐少年班”正式开始招生,首批计划招收 80 人,课程分为常规课程、超常课程、拓展课程、综合实践课程以及体验式、探究式科学研究类课程。

11月3日,记者在查询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丘成桐少年班”时发现,学校官网搜索“丘成桐少年班”,有一条“‘丘成桐少年班’诚聘优秀教师”的公告。公告显示,发布时间为2022年4月2日,岗位招聘中学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教师。

“丘成桐少年班”诚聘优秀教师 学校官网截图

此外,在网络平台直接搜索“西工大附中‘丘成桐少年班’报名”,还能搜索到西工大附中“丘成桐少年班”招生公告,公告页面与官网高度相似,公告发布时间为2022年5月11日。

中学开设“少年班”,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你怎么看?

“丘成桐少年班”招生公告

公告显示,学校“丘成桐少年班”已获准正式设立,从2022年开始招生,每年80人(2个班),招生对象为“陕西省内且有正式学籍的小学六年级学生”,报名条件包括“数学特长突出”。

报名时间为2022年5月12日9:00起至16日18:00,不过,目前“丘成桐少年班”招生报名系统报名已无法打开。

“丘成桐少年班”招生公告

随后,记者拨通了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官网的联系电话,以小学家长身份咨询了“丘成桐少年班”报名事宜。

学校工作人员提到,“现在是不让择校的,‘丘成桐班’是教育厅直属的,(主要是)选拔天才的孩子。”

至于是否需要准备报名材料,工作人员表示,“会在官网发布通知,(到时候)直接报名就行”“报名后会有一个初选,初选过后,还会有一个实地的测试”“学校是在培养在数学上有天赋的孩子,将来可能直冲清北。”

此外,还有家长称,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贵阳市第一中学也都开设有“少年班”,部分面向小学六年级招生。这又是否属实呢?

记者查询发现,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曾公开表示有“丘成桐少年班”。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22年8月2日的“中学数学教育”圆桌论坛上,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副校长施洪亮表示,学校今年启动了丘成桐少年班,“鼓励优秀中学生接触微积分、线性代数、抽象代数等大学课程,培养数学学科兴趣、提升学科素养,形成学术秩序。”

澎湃新闻报道截图

贵阳市第一中学“丘成桐班”则没有查询到权威媒体的相关报道,官网也没有相关信息。但是,11月3日,记者以家长身份拨通了贵阳市第一中学招生电话,学校相关工作人员提到,“学校初中(目前)有两个‘丘成桐班’,其余都是高中。”至于其他问题,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单独编班再起争议

专家:个性化培养应融合到学校整体教育之中

如果按照现行政策,义务教育阶段招生中任何形式的测试和特长生招生都是被禁止的,中高考的奖励性质加分也逐渐被取消。

但是,由此也延伸出一个教育界一直热议的话题:如果不能选拔,那么该如何对拔尖苗子、有特殊天赋潜质的青少年进行个性化培养和因材施教呢?

一种极具代表性的观点认为,如果让一个数学天赋很高的学生和一群数学资质平平的学生,坐在同一个班里,接受一样的传统数学课堂教育,这对这位天赋很高的学生来说,可能是一种耽误。但如果这个班的数学教学调整为针对这个天赋很高的学生,那么对其他孩子来说,也并不适宜。

这基本也是“分班派”的观点基础:既然一群学生有不同的学习能力,为什么不把他们进行分层,然后各自做针对性培养呢?“比如,尖子生就攻克最难的题,中等生就着力想办法提分,尾部学生就强化巩固基础。”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分班也要看阶段。以“面向小学六年级为选拔对象”的中学少年班,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就认为,在小学、初中阶段,孩子普遍不成熟,差异化也没有那么明显,这时候更应该让学生打好基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也是教育部要求义务教育学校均衡编班的重要原因之一,“不是说一个孩子某一科的分数达到要求了,他就能跳级读高中甚至大学,孩子的人格、心理等方面都要考虑。”

熊丙奇谈到,其实中学里的“少年班”,就是一种典型的英才培养模式,这并不是一个新事物。不可否认,这样的模式选拔出过优秀的天赋型孩子,但这种特殊培养通道,也曾出现了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弄虚作假,甚至伤害学生兴趣及特长发展等问题,这是值得警惕和注意的。

此外,如果中学开设面向小学生的“少年班”出现大规模蔓延的趋势,更多的家长可能是坐不住的,“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去试一试呢”。可能就会出现大量家长带着孩子想要挤进这条赛道,从而可能造成超前教学和教育焦虑的蔓延。

但如果所有孩子都吃“大锅饭”,没有了“小灶”,会不会造成少部分孩子的天赋被磨灭呢?熊丙奇表示,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不在于是否要对小部分有潜质、特长的学生进行个性化培养,而是要把个性化教育与多元教育模式融入到所有学校的日常教学中。

“‘千校一面、千生一面’,是目前部分地方教育存在的普遍问题。”熊丙奇表示,培养学生的个性、兴趣,发展学生的特长,更应该将其融合到学校整体教育之中——第一要有教育教学自主权,学校不能只听行政指令办学,而应结合本地本校实际,办出特色、办出水平;第二要有多元评价体系,尤其不能用单一的分数标准去评价所有的老师和学校;第三要加大资金投入,推进学校小班化教学,学校进而更好引导学生探索自己的兴趣爱好,给学生提供自主发展的空间。

“换言之,学校自主办学、开展个性化教育实现了,对有潜质的学生的个性化培养或将不足以成为一个问题。”熊丙奇说。

而在前文所述的发表于清华大学求真书院的《丘成桐少年班纪实》一文中,文章表示,丘成桐先生曾重点提到,当前中学教育存在“将奥数、高考当成学习数学的目标”这一误区,中学教育必须明确奥赛不是数学教育的重点,要培养的不是竞赛人才,而是真正有能力、有抱负,懂数学、懂科学,有文化、有内涵的通才。他表示,丘成桐少年班不会与任何高等院校招生挂钩,将秉持开放的态度、面向未来,培养一大批中国基础科学生主力军,助力中国科技进步。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