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苏达事件重启听证会,刘强东匆匆退位,是以退为进吗?

mbti 0 18

1

嘻哈服,花臂刺青,耳钉戒指手串儿更是一样不落……别误会,这不是大街小巷里无所事事的“混混刺儿头”,而是一家千亿级市值公司新鲜出炉的CEO。

4月7日,就在京东即将迎来新的618节日之时,刘强东公开宣布“退位”。

新任京东CEO徐雷走马上任,一眼看上去像是北京“老炮儿”的造型,属实惊呆了一众看客的下巴。

虽然徐雷看起来确实有些“吊儿郎当”,但实际上,徐雷是一名在京东内部工作了十三年的“老京东人”,与阿里逍遥子张勇“双十一之父”齐名的“618之父”,被同事和同行赞誉为兼具高智商情商、高业务能力、高管理水平的“三高”级元老。

徐雷接棒刘强东出任CEO其实早有迹象。

明尼苏达事件重启听证会,刘强东匆匆退位,是以退为进吗?

在上任CEO前,徐雷在去年9月就已经升任京东集团总裁一职,主要工作是协助刘强东完成京东集团整体的经营管理改革。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9月到今年4月,徐雷从“二把手”到接替刘强东的CEO位置,仅仅用了7个月。

要知道,娃哈哈公主宗馥莉即使已经深耕食品饮料行业17年,父亲宗庆后也没有完全放心“退位”,至今仍活跃在公司“第一线”。

格力的董明珠在接班人问题上更是“只打雷不下雨”,年年声称正在物色接班人,年年最终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两厢对比,虽然徐雷接任CEO并不算意外,但7个月的时间之短,这在公司管理里还是实属罕见。

那么,徐雷如何仅用7个月就获取了刘强东的信任?

正值48岁壮年的刘强东,又为何要急匆匆地卸任退位?

一切,还要从京东这家公司成立之初的“基因”说起。

2

明尼苏达事件重启听证会,刘强东匆匆退位,是以退为进吗?

在一众互联网大佬圈里,刘强东可谓是“白手起家”的典范。

不同于王兴、马化腾等“小富二代”的身份,出生于江苏宿迁市下辖的一个小村庄的刘强东自幼家境贫寒,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之子”。

为了养活家人,刘强东的父母只能外出驶船谋求生计,小小年纪的刘强东就成了“留守儿童”,和妹妹一起被寄养在外婆家。

小村庄落后的教育没有限制住刘强东“走出去"的梦想,1992年,刘强东成功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学生。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刘强东却并没有露出喜色,学校考上了,学费家里却凑不齐。

同村的村民们帮着“全村的希望”刘强东凑学费,有钱的,出一毛两毛;没钱的,出几个鸡蛋。

刘强东就带着全村村民凑的500块钱和76个鸡蛋,踏出了农村。

也正是年少的穷困经历,让刘强东无比看重同袍情谊。

大学时开餐饮店,还是应届毕业生的他就给每位员工发了一块手表,不仅包吃包住,食宿条件更是一绝:整洁的员工宿舍,每餐营养搭配的两荤两素,在一些特定的日子里还可以喝点小酒。

到后来从中关村发家一手组建京东后,更是给每一位快递员上足了“五险一金”,重资产搭建起京东物流,凭借着自建物流的护城河,成功在阿里电商的强势地位下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作为创始人,与员工共进退的“东哥”在京东内部“兄弟们”心中有着极强的号召力。可以说,刘强东是京东的灵魂和标志。

外界对京东的认知更是如此。

自创立伊始,每一次发展转型,都打下了鲜明的“刘强东”个人印记。

阿里马云有十八罗汉,腾讯马化腾有张志东和曾李青,美团的王兴有王惠文,字节跳动的张一鸣有梁汝波,京东,只有刘强东。

3

作为一家典型的“一言堂”公司,京东“中央集权”的好处显而易见:企业转型快速高效、大幅减少派系内耗……就连东哥娶了奶茶妹妹的“家事”也为公司品牌宣传带来了不少利好。

“霸道总裁”和“全民女神”的爱情故事属实令人津津乐道,不少网友评论,东哥加上奶茶妹妹,顶得上阿里一整个公关团队。

然而,高度的“一言堂”之下,也暗藏着足以扼住咽喉的潜在风险。

京东因为刘强东而高楼并起,也必然会因为刘强东而摇摇欲坠。

2018年的“明州事件”之后,一夜之间,刘强东爱护妻子、呵护家庭的好男人形象不复存在,京东更是饱受牵连,投资人接二连三抛售京东股票,股价从30元一路跌到19元,跌至京东上市以来的谷底。

当创始人形象与公司强绑定之时,创始人的言行就注定成为公司品牌的基石。

董明珠就曾在自传中提及了公司核心团队对于品牌的重要性:“讲到长虹就必然想起倪瑞峰,讲到海尔就必然想到张瑞敏。一个人象征一个品牌、一个企业,逐渐成为了行业里的一种普遍现象。”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会犯错、不敢犯错、不能犯错,是投资人在选择投资标的时对创始人乃至核心高管团队的基本要求。

不过,刘强东给京东带来的风险不止于此。

深挖京东的组织架构,明州事件之前,京东可谓是刘强东“一个人的公司”。

根据京东2014年和2017年在美国证监会SEC的公开资料,不同于大部分上市公司8到12个董事会席位的设置,京东董事会仅设置了5个席位,其中更是有3名独立董事,仅大股东腾讯刘炽平和刘强东两人是非独立董事。

按照章程规定,作为董事会一员的刘强东只要不出席,董事会就未达到法定人数,难以形成董事会决议。

也就是说,京东离开了刘强东,就很难做出任何重要决议。

如果“明州事件”的发展走向再惊险一些,京东很可能寸步难行。

从这个角度上讲,刘强东的退位对京东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明州事件至今,刘强东陆陆续续卸任近50家公司,近日更是从承担了京东90%+收入的京东世纪贸易“退位”。

毕竟,明州事件影响范围之广,注定成为东哥一生“迈不过去的坎”。

东哥迈不过去没关系,但京东总得迈过去。

4

虽然刘强东退位自“明州事件”之后已然板上钉钉,但是,为什么上位的人是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徐雷?

“老炮儿”打扮的表象背后,是徐雷精于公司运营的真才实干。

徐雷在京东战绩斐然。

他一手搭建起京东公关、平台运营及市场营销体系,推动建设了供应链中台和全渠道网络,更是在2018年出面完成了京东零售整体的组织架构调整,成功帮助京东实现“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的战略化转型。

2019年,就在徐雷完成组织架构变动,强化京东线下渠道消费品优势之后,京东的营业收入增速也终于继1年半的下滑之后实现了上升,随后的2020年和2021年,更是超市场预期增长,年活跃用户逾5亿。

京东前不久的2021年报显示,2021年营业收入近万亿,相较于2020年同比增长近30%,这与徐雷在京东零售所做出的战略决策密不可分。

明尼苏达事件重启听证会,刘强东匆匆退位,是以退为进吗?

更不用说徐雷一手操刀的618活动,已然成了电商圈里的标志性购物节。

京东内部不少人也对徐雷多有赞赏:“徐雷能力强,而且东哥非常信任他。”

外有带动业务显著增长的不俗“战绩”,内有内部员工的诸多赞誉,内外部一致认可的徐雷,或许在京东维稳阶段,给京东带来的收益比创始人刘强东还要高。

二者的差异在于,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及其背后的思维模式和管理模式。

创始人的高光时刻往往体现在企业的快速增长期,当公司增长已经陷入瓶颈时,维稳就必然提上日程。

能够让创始人“功成身退”从而剔除因创始人个人原因带来的风险,本身对于企业的维稳就是一种利好。

刘强东“明州事件”的2018年,刚好也是京东成立的第20年,相比最初高速发展的“激流勇进”,对于已经驶入平稳海域的这艘大船而言,比开快船更重要的是,如何平稳地将船开得更久。

所以,刘强东退位,不仅帮助京东逐步实现“去创始人化”,也成功将公司管理权过渡给“开稳船”的新一代管理层“职业经理人”。

毕竟,打江山与守江山的人,从来都不是同一批人。

5

相比之下,90岁才宣布退休的李嘉诚,75岁告别联想集团管理岗位的柳传志,68岁还没为格力电器找到接班人的董明珠,以及一心想干到100岁的曹德旺,堪称老当益壮。

2021年11月,海尔集团创始人张瑞敏正式退休,时年72周岁。

同年12月,76岁的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卸任总经理职务,由女儿宗馥莉接班。此前的34年,大到公司战略,小到产品生产设计等日常工作,宗庆后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再往前追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退休时70岁,力帆汽车创始人尹明善79岁才宣布退休。

像京东这样的案例并非是个案,过去几年间,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向后,二把手向前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2019年9月,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交棒给得力干将张勇,转而投身“教育和公益慈善事业”。

2021年3月,41岁的黄峥宣布辞任拼多多董事长,由时任CEO陈磊接棒,自己要帮拼多多“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

2021年5月,张一鸣宣布将字节跳动CEO一职交给联合创始人梁汝波。

不单单是互联网公司,很多其他公司也是如此。

“二把手向前,一把手后撤”的趋势背后,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企业创始人和接棒者之间有着足够让前者信任的亲密关系,同时后者对前者来说又“相对可控”。

不管是否明言,“带不动”应该是摆脱不了的重要原因。

细数大厂创始人隐退潮,不少都是平台型公司。在过去互联网红利的十多年里,这些巨头非常轻松地在万人堆里搭建起自己的寡头框架,从而坐享资本无序扩张的“黄金十年”。

拼多多、字节跳动也好,美团、快手也罢,它们都曾经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最草莽、激进的时代杀出了一条血路,在千变万化的江湖中凶猛成长为庞然大物。

6

但是随着互联网红利的见顶回落,流量增长盛宴正在散席。

以电商行业为例,线上交易增速开始放缓,再加上监管力度加强,全行业都在学习与低速共舞。

从日前三家电商巨头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来看,低增速已然成为事实,部分平台营收增速首次降至个位数。

再加上疫情的反复和消费的疲软,如何找到自己新的增长逻辑,是这些巨头不得不面对的新考验。

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生态格局的变化。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百度、头条、腾讯、阿里、拼多多之间,都曾呈现出阶段性的“互掐”,这与苹果、谷歌、微软、脸书等海外互联网巨头相爱相杀般的宫斗类似。

不过,随着产业迭代的变迁,各个头部平台之间的边界趋于清晰,竞争格局趋于平衡。

每一家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拥有主打市场份额,虽然跃跃欲试但是往往也不会轻易激进地踏入其它平台的优势领地,这被产业人士视为互联网行业正在进入相互制衡的春秋时代。

在这种新阶段下,第一创始人的使命也将面临转向,而互联网平台也有必要借助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力量,以期实现“打江山”之后的“守江山”。

所以,刘强东们的退位,效果还尚未可知。

随着时代红利的告终,谁在裸泳,即将见分晓。

本文作者:海边的风声君,经风声岛独家授权万小刀搜狐号发布。

写明星、写八卦,有凭有据;形象正、影子斜,皆由自取,欢迎关注万小刀搜狐号。

参考资料:

1. 腾讯新闻:刘强东卸任京东CEO:其实我不想走,但我不能留

2. 网易:和京东“撇清”关系的刘强东,卖股票套现超66亿人民币,意欲何为?

3. 雪豹财经社:互联网风云20年,初代大佬为何“未老先退”?

4.澎湃新闻:京东二当家徐雷上位史

5.搜狐电商圈:京东徐雷,一个扛起了大旗的手艺人

6. 知乎:创始人纷纷“隐退” 互联网大厂竞相开启新阶段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