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教授透露了“欧洲搅屎棍”的心理结构

霍兰德职业兴趣测试 0 6

历史学家给你讲历史难道还会有错吗?英国出生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斯坦福大学古典学教授莫里斯出版了一本新书,名字叫地理,就是命运。英国和世界1万年的历史。他想在书里表述一个惊人的观点,英国脱欧并非头脑发热的一时冲动,而是一场长达八千多年的大博弈中的最新举措。如果按照他的说法,至今还在贯彻8000年宏伟蓝图的英国,那可算是地球上最老谋深算的国家呢。

莫里斯说的名字显然属于语不惊人誓不休的类型。如果你觉得万年历史的英国令你感到不爽的话,请稍安勿躁。因为另一位英国学者已经对此发起了反击,与莫里斯万年英国的描述不同,这位名字叫詹姆斯邦德,不对,詹姆斯霍伊斯的英国学者几年前刚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德国最短的历史。我不知道这本书的名字为什么不叫德国近代史或者德国现代史。也许他对德国的历史描述过于简短了,那起码也可以叫德国简史。不说那么多了,显然能够写万年史的人肯定要比写最短历史的人要高明得多。于是写德国最短历史的英国学者在6月19日的外交政策网站就发起了反击。

斯坦福教授透露了“欧洲搅屎棍”的心理结构

詹姆斯这样评价那部万年史,莫里斯并不真正打算对英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进行为期1万年的调查。他真正想要做的是解释英国为何脱欧,因为写万年史的莫里斯认为,如果不了解英国的深层历史,就无法理解英国脱欧的背后逻辑。怎样深刻的历史呢?罗里斯从新石器时代讲起,如果仅从时间上看,那新石器时代当然不是8000年就是1万年了。莫里斯只讲了开始,却没讲结束。因为在其他国家进入礼乐诗书的时代,英国人连讲话都成问题。古英语出现于1500年前,而英国真正成为统一的国家,则是在1097年。但很快,就向丹麦下跪了。

满打满算,英国历史也就一千零几年而已,而莫里斯仍然能把这个万年史写的非常传奇。按照他的说法,英国之所以在沼泽地里度过了那么久的渔猎生活,是因为海鲜太多不用耕种的缘故。那好吧,吃海鲜当然是高档的。所以反击莫里斯的詹姆斯就把这篇批判性文章的题目写成英国脱欧是因为他是一万年前的沼泽生物吗?

这可不是我说的话,是詹姆斯说的,要注意我们可没有这样去攻击英国人。但本期报告的目的并不是转述詹姆斯的批判,而是从詹姆斯的批判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关于英国的更加细致的素描。说万年使得莫里斯打下了一团漆黑的草稿,而批判他的詹姆斯认为英国一直用橡皮擦,让我们看清了真正的构图。说半年使得莫里斯认为英国一直借助与欧洲大陆隔离的地理特征,反击来自大陆的霸权同志,并勇敢的挑战来自海峡外面的进程,从而努力的吃海鲜,而不是种地呀。这是一个延续了八千多年的优良传统,是抵制不受欢迎的进程呢,还是别人有较大进程的时候就不受英国的欢迎呢?唉,这就是一个问题了。

斯坦福教授透露了“欧洲搅屎棍”的心理结构

卢里斯还认为,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崛起,美国绘制了一张英国人被迫接受的新地图。詹姆斯说,莫里斯根本不是在谈论地理和真实的地图,而是谈论地缘政治、思想和心理结构,这是一件相当不同的事情。心理结构大概是心理不平衡,有多不同呢?詹姆斯说,归根结底,路易斯的所谓深层历史与地理决定论无关,而是与现代英国民族身份的政治构建有关。那好吧,在詹姆斯用橡皮擦抹去大部分混乱的线条以后,我们终于得以看清一部分英国人的内心结构。他们对身份的依恋到了何种程度,让我们来总结一下。英国脱欧是因为他觉得在欧盟的宴会上,别人都是坐着吃饭,而他。

斯坦福教授透露了“欧洲搅屎棍”的心理结构

站着吃英国,搅动这个世界,甚至现在拼命搅动欧洲。就如我们在前天报告里说的那样,他想要成立一个欧洲英联邦,这都是对餐桌上的一把椅子的强烈渴望。如果有可能的话,英国还希望那把椅子可以代表主人的身份。英国的失落来自哪里呢?来自他们对地球上短暂的大范围殖民,但很快他们就失去了那些殖民地。为什么?因为他们不能统治,不能统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懂政治,不懂政治的原因,我想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出现的太晚了吧。海岛文化不能统治世界,这就是事实。从这个意义上讲,诺里斯的地理就是命运的措辞显然是正确的。当然了。

并不是他想表达的高贵而又历史悠久的智慧,不是那个意思。而作为昂萨文化的另一个成功的继承人,美国他是一个大陆国家,他就能以大陆统治更多大陆吗?也不能因为就算他把民主当做全新的文明标签,那也不过是从希腊的沼泽里捡来的变质的海鲜而已。是的,他也没有摆脱沼泽文化,这决定了他只会在他努力过的地方把那里变成一片沼泽。现在就连欧洲也在沼泽中开始挣扎了,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他们的被子不会干爽。在沼泽文化的影响下,他们宁可吃海鲜,也不愿接过唾手可得的方便能源。就像当初的英国,凭借隔海相望的地理特征,故意拒绝农耕文明一样。

欧洲现在故意拒绝合理的能源方案,但詹姆斯的批判证明,英国并没有故意在沼泽里吃海鲜。那不过是像莫里斯,像这位在斯坦福大学教授古典学的一部分英国人,他们才坚持吃海鲜,不吃粮食,杜撰了万年史的莫里斯还有另外一本书,名字叫为什么西方规则现在历史模式及对未来的启示。好吧,正如詹姆斯在文章里说的那样,魔鬼往往在书名的细节中,而我们也很熟悉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熟悉这句话。莫里斯是英国人,詹姆斯也是,但他们是不一样的英国人。

相关推荐: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